• <th id="mz1na"><pre id="mz1na"><dl id="mz1na"></dl></pre></th>

    <rp id="mz1na"><acronym id="mz1na"></acronym></rp>
  • <tbody id="mz1na"></tbody>

      <em id="mz1na"><object id="mz1na"></object></em>

      简媜经典语录大全

      经典的句子 作者:第一句子网:www.kangnair.com 2016-02-13 14:17:43

      简媜经典语录大全

      1、誓言用来拴骚动的心,终就拴住了虚空。山林不向四季起誓,荣枯随缘。海洋不需对沙岸承诺,遇合尽兴。连语言都应该舍弃,你我之间,只有干干净净的缄默,与存在。

      2、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,几次想忘于世,总在山穷水尽处又悄然相见,算来即是一种不舍,我知道,我是无法成为你的伴侣,与你同行,在我们眼所能见耳所能听的这个世界,上帝不会将我的手置于你的手中。这些,我都已经答应过了。

      3、当我无法安慰你,或你不再关怀我,请千万记住,在我们菲薄的流年,曾有十二只白鹭飞过秋天的湖泊。

      4、深情即是一桩悲剧,必得以死来句读。

      5、旦夕之间,情知对于生命的千般流转,尽须付与无尽的忍爱,你真是一个令人欢喜的人,你的杯不应该为我而空。

      6、认识你愈久,愈觉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。几次想忘于世,总在山穷水尽处又悄然相见,算来即是一种不舍。

      7、或许行年渐晚,深知在劳碌的世间,能完整实践理想中的美,愈来愈不可得,触目所见多是无法拼凑完全的碎片。再要苦苦怨忿世间不提供,徒然跟自己倒戈而已。想开了,反而有一份随兴的心情,走到哪里,赏到哪里。不问从何而来,不贪求更多,也不思索第一次相逢是否最后一次相别。

      8、秋天把旧叶子揉掉了,你要听新故事吗。静静的河水睁着眼睛,笑着说:总有回家的人,总有离岸的船。

      9、时光,重叠在一棵树上。旧枝叶团团如盖,新条从其上引申。时光在树上写史,上古的颜色才读毕,忽然看到当代,旧与新,往昔与现在,并不是敌对状态,它们在时光行程中互相辨认,以美为最后依归。

      10、我们总是把旺盛的青春留给别人,以至于相逢之时一切都已太晚。我们既然无力改变生命的渠道,又何必惆怅春水滔滔东流。

      11、你所在之处,是我不得不思念的天涯海角。

      12、让懂的人懂,让不懂的人不懂。让世界是世界,我甘心是我的茧。

      13、像每一滴酒回不了最初的葡萄,我回不了年少。是了,那段年岁里最大的主题是爱??是竺郎频陌?,却不懂得去彼此守护;总在拥抱同时互使出个性的剑芒、在赞美 时责备、倾诉时要求、携手时任性分道,分道之后又企盼回盟,却苦苦忍住不回眸,忍着,二年,忍着,三年,忍到傅钟敲响骊音,浪淘尽路断梦断,各自成为对方 生命史册里的风流人物,便罢。

      14、此去,此去经年,千山万水,永不相离,生老病死,永不相弃。而是不是今日的下弦曾是十五的月圆?是不是眼前的沧海曾是无际的桑田?是不是来自于生的终归于死,痴守于爱的终将成恨?是不是春到芳菲春将淡,情到深处情转薄?

      15、如果,子夜想歌,有什么比叹息更畅怀?子夜想醉,有什么比忘川之水更能断愁?

      16、若我看倦了风景,走累了路。你是否,愿意变成酒色的石头,让我把余生靠一靠。

      17、有些滋味,哪怕小到风怎样爬梳发丝,雨怎样沁润龟裂的嘴唇,都必须等到相当的年岁之后,才能玩味其中的深奥.如此说来,当时的经验相对于往后的记忆,就显 得粗糙了;当刻信以为真的悲欢与哀乐,经过沉之后再回想,恐怕会变得恍惚.犹如一只蝶穿壁飞过,也许留下美丽的图像,也许遗下一股淡香——那是振翅之时无 意间漏出的花粉.也许什么也没有,因为忘记曾经有一蝶飞过眼前。

      18、我们总是把旺盛的青春留给别人,以至于相逢之时一切都已太晚。我们既然无力改变生命的渠道,又何必惆怅春水滔滔东流。

      19、等待令人老吗?还是曾经过于绚烂的年华在抵挡不住一些风霜雨露之后,所有的华采都灭了,她仍旧回到年华之前那一个素朴的女身,只是回不去当初了无 鸿爪的雪地。譬如水吧,无论何等惊涛怒浪的行旅,水还是水,但源起时的清澈,在阳光之下泛出温暖的白烟,如今染了尘意,且冷得毫无血色了。这就是老的理由 吧!

      20、我在悲伤里抽丝剥茧,纺织快乐;她将快乐的锦衣剪裁,分给悲伤的人?!∪倩蚯蹇?,都像第一遍茶,切记倒掉。而浓茶转淡,饮到路断梦断,自然回甘。

      21、人与人接壤,能述说的仅是片面辰光,一两桩人情世故而已。能说的,都不是最深的孤独。

      22、我不是一个会哭哭啼啼挽留别人的人,也不擅于用华丽的言语装饰人际关系。我只会很笨拙地把思念埋在发间,让野风吹拂,雷雨浸润,看着它恣意抽长,直到承受不了,一把剪去满头的思念,然后在日渐冷清的年华里,看它重新纠缠。

      23、且让我们以一夜的苦茗,诉说半生的沧桑,我们都是执著而无悔的一群,以飘零作归宿,在你年轻而微弱的生命时辰里,我记载这一卷诘屈聱牙的经文,希望有朝一日,你为我讲解。

      24、或许行年渐晚,深知在劳碌的世间,能完整实践理想中的美,愈来愈不可得,触目所见多是无法拼凑完全的碎片。再要苦苦怨忿世间不提供,徒然跟自己倒戈而已。想开了,反而有一份随兴的心情,走到哪里,赏到哪里。不问从何而来,不贪求更多,也不思索第一次相逢是否最后一次相别。

      25、如我们约定,将来谁先走,把庞大的信札交给对方保管,允诺不流入任何人眼底。如果,连这一天也没,最后离开草舍的,记得放火。

      26、行路不难, 难在于应对进退而不失其中正 ;难在于婉转人际而犹有自己的字里行间;难在于往前铸足之时,还能回头自我眉批;难在于路断途穷之际, 犹能端庄句点 ,朝天一跃 另起一行 …… 行路颇难。

      27、他是得了又失去的人,还是从来未得到,寻找分内的人?若他得过完好的却失散了了,有什么比无尽的飘泊更能保存那一份完好呢?若他未得,有什么比无尽的流浪更能印证一无所有的清白呢?

      28、知道与你的缘份,也只有这一盏茶而已。结局早已先我抵达,蛰伏于五月的一场雨,十分钟,或许不够一生回忆,却足以使所有年华老去。

      29、生命如浩瀚汪洋,人潮起落之中,我们难免会撞礁搁浅,会掉进诡谲的漩涡,会困在迷洞,会滚了一身刺人的沙粒,苦不堪言……无论如何,告诉自己:也许我就是带珠的蚌。

      30、让世界拥有它的脚步,让我保有我的茧。当溃烂已极的心灵再不想做一丝一毫的思索时,就让我静静回到我的茧内,以回忆为睡榻,以悲哀为覆被,这是我唯一的美丽。

      31、如果,有醒不了的梦,我一定去做;如果,有走不完的路,我一定去走;如果,有变不了的爱,我一定去求.

      32、你只需在路上踩出一些印迹,好让我来寻你时,不会走岔。

      33、我们唯一遗憾是无法聚膝,然而这也不算,灵魂遥远才叫人饮憾。现实若圆满无缺,人的光华无从显现,现实的缺口不是用来灭绝人,它给出一个机会,看看人能攀越多高,奔赴多远,坚韧多久?它试探着能否从兽的野性挣脱为人,从人的禁锢蜕变出来,接近了神。

      34、我逐渐明了,其实人世的生灭故事早已蕴涵在大自然的荣枯里,默默地对人们展示这一切,预告生生不息,也提挈流水落花。人必须穷尽一生之精神才能彻悟,但对 这草原上每一棵草而言,春萌秋萎,即具足一生。人没有理由夸示自己生命的长度,人不如一株草,无所求地萌发,无所怨侮地凋萎,吮吸一抹草该吮吸的水分与阳 光,占一株草该占的土地,尽它该尽的责任,而后化泥,成全明年春天将萌生的草芽。

      35、我知道离日出的时间还很遥远,但这世间总有一次日出是为我而跃升的吧,为了不愿错过,这雪夜再怎么冷,我也必须现在就起程。

      36、我是累了,左脚迈出的黎明永远被右脚追随的黄昏赶上。时间里,季风一目十行读乱我的字句,我不敢想象在长长的一生里,我的足音能否铿锵?

      37、行路不难, 难在于应对进退而不失其中正;难在于婉转人际而犹有自己的字里行间;难在于往前铸足之时,还能回头自我眉批;难在于路断途穷之际, 犹能端庄句点 ,朝天一跃 另起一行 …… 行路颇难。

      38、我们唯一遗憾是无法聚膝,然而这也不算,灵魂遥远才叫人饮憾。现实若圆满无缺,人的光华无从显现,现实的缺口不是用来灭绝人,它给出一个机会,看看人能攀 越多高,奔赴多远,坚韧多久?它试探着能否从兽的野性挣脱为人,从人的禁锢蜕变出来,接近了神.

      39、浮世若不扰攘,恩恩怨怨就荡不开了。然而江湖终究是一场华丽泡影,生灭荣枯转眼即为他人遗忘。中岁以后的领悟:知音就是熠熠星空中那看不见的牧神,知音往往只是自己。

      40、遗憾像什么?像身上一颗小小的痣,只有自己才知道位置及浮现的过程。

      41、人的一生大多以缺憾为主轴,在时光中延展、牵连而形成乱麻。常常,我们愈渴慕、企求之人事,愈不可得。年轻时,我们自以为有大气力与本领搜罗奇花异卉,饱经风霜后才懂得舍,专心护持自己院子里的树种,至於花团锦簇、莺啼燕啭,那是别人花园里的事,不必过问。

      42、我们已各自就位,在自己的天涯种植幸福;曾经失去的被找回,残破的获得补偿。时间,会一寸寸地把凡人的身躯烘成枯草色,但我们望向远方的眼睛内,那抹因梦想的力量而持续荡漾的烟波蓝将永远存在。

      43、欣 赏之所以可能,因为有了适当的距离,以及主客体分明。距离太近,失其全貌;过远,流于肌理模糊而主、客不能分,则容易泛滥私情,陷于自伤。我们能清楚明白 地鉴赏一棵树,一座高峰,体贴其旧史、新页;我们能否以同等清楚明白鉴赏自己呢?能在自身之外拉出另一个自身,以此为主,以彼为客,隔一段距离,白发人看 白发,眼中人说眼中事?

      44、在时间的推移中,过去的永远过去,无法倒提回到人面桃花初相逢之时;可是在人的记忆中,过去的风韵或余伤,却常?;乩脚陌?,使现在成为过去风韵或余伤的延 长,更行更远还生。对生命有一完整的拥抱后,看旧事或新物,都能宽容大量,给它们应得的位置与意义,它若是美事,看得出从这事儿的芽眼又抽出什么样的枝 子;它若是伤心事,也看到有一条嫩枝从阴天出发。

      45、人世间,本是处处有情,只怕己心太无情,便不知情为何物?

      46、总有一些淡馨的东西,随着生活的潮涨不知不觉地遗落于我孤单的沙岸,像一篇呆板的公文里突然冒出的美丽句子,那样令人惊讶,令人有浅浅的喜悦。任凭是潮来 潮往的日夕,任是漩不止的漩涡,我仍旧要坚持着去珍惜这些意外,一点一滴地收藏。当有一天,当我年老得只咀嚼得动回忆,我会欣喜于自己一直保有着的这一瓢 清浅——一瓢有着珍珠色泽的清清浅浅,我会满足地死去。

      47、生命可以有不同的姿态,但同样是航行于真理之海。万物各有其迷人的韵律,而终究是以不同的方式在演算一道相同的定理,每张证明的纸上,都写着同一的答案:一个最初,及一个最后的座标点,都是线段。只不过有人两三笔便推出了结果,而有人硬是不肯歇止,希望算成射线。

      48、我一直认为叶子是树的语言:松木善于针砭,相思则一树的梦句,爱自言自语。那么,我说这古树的薄叶乃哲人语,简而深。其实,生命到了这种程度,说什么都是 多余,所以更多时候,树是无言。

      49、每个人都有一双心灵的眼,如果它们紧闭着,我再怎么描述都是徒然;如果它们已大大地张开,不用我说,便早已醉了。

      50、诉得出的苦其实不是苦,诉不出的苦,方是真苦。云的倾诉,向来谁也不懂,大地不爱做考据。

      51、生命的历程中,其实也有雨季。所有的豪情壮志都在一刹那间被打湿了,像湿了翅膀的鹰,沮丧地凝望阴霾的天空,想要振奋,却挣不断细细密密的网丝,想要展 翅,却甩不掉羽翼上凝聚的重露。乌云至少还有大地可泄漏,不管懂不懂,泄完了,雨季也就过去了。而无处可诉的苦,日积月累地便在内心形成阴沉的气候,形成 没有阳光的一方天空。最悲哀的是,明明心里延续着梅雨,脸上却必须堆积着虚伪的晴朗。生命之中,总难免有这样的季节。

      52、大自然总是无时无刻不在教我认识世界,传授给我力量新生的秘诀。天下没有永远阴霾的天空,只要让生命的太阳自内心升起。我感受到日出的惊喜。

      53、时间证明了世间无情,可是,人为何又一代一代地将多情托付在不可托付的情事上?为之痛不欲生,为之哀哀欲绝!

      54、如果,人世是一出永不谢幕的悲剧,那是因为每个人都知其不可而为,把多情勇敢地托付了出去。

      55、人并非不知道江山易改的道理,也熟读沧海桑田的故事;然而,面对繁华似锦的世间,忍不住要去争取、去唱和,人仍然有一丝憧憬,以为江山已改了千万次,不会恰恰好在我身上改动,沧海已换了千万回面目,怎会恰恰好在我身上变成桑田?

      56、人完全浸润在自己的多情里,以至于认为其多情可以更改亘古不变的律则,人信任了自己的多情,忽略时间正在无情地冷眼相看。

      57、我还是愿意固执地相信爱情的存在,相信那些美好的存在,和相信春暖花开一样的相信。

      人生应该是酿一壶美酒,和续情的人曲水流殇。只要我们愿意直面落崖惊风,便可认领天下。

      58、倘若上苍失手,只留了张单人床给你,那就见招拆招,将床搬至窗口,一个人以安静的姿态,微笑地看递嬗的人事,看缤纷的落英,看铺陈在远方的旖旎风景。

      59、“你怎么来了?明明将你锁在梦土上,经书日月、粉黛春秋,还允许你闲来写诗,你却飞越关岭,趁著行岁未晚,到我面前说:‘半生飘泊,每一次都雨打归舟。’”

      60、若我看倦了风景,走累了路,你是否愿意变成酒色石头,让我把余生靠一靠。

      61、月亮照耀青窗,窗里窗外皆有青色的光。不管远方如何声讨你是背信的人,月光下总有一扇青窗,坚持说你是唯一被等待的人。

      62、所有不被珍爱的人生,都应该高傲地绝版。

      63、人生啊、如果尝过一回痛快淋漓的风景,写过一篇杜鹃啼血的文章,与一个赏心悦目的人错肩,也就足够了。

      64、当我无法安慰你,或你不再关怀我,请千万记住,在我们菲薄的流年,曾有十二只白鹭鸶飞过秋天的湖泊。

      65、此去,此去经年,千山万水,永不相离,生老病死,永不相弃。而是不是今日的下弦曾是十五的月圆?是不是眼前的沧海曾是无际的桑田?是不是来自于生的终归于死,痴守于爱的终...

      66、活着,就要活到袒胸露背迎接万箭攒头,犹能举头对苍天一笑的境地。因为美,容不下一点狼狈,不允许掰一块尊严,只为了妥协。

      67、为什么你的名字像四月的蔷薇,为什么所有的故事都如九月的江水。

      68、十丈红尘饰以你锦绣,千朵芙蓉衣你以华裳,而你竟无半点回顾,就这样穿越我一生的沧桑。

      69、彼处桃花盛开,绚烂满天凄艳的红霞,你笑得清浅从容,而我却仍在这里守望,落英如雨,印证我佛拈花一笑的了然。爱,如此繁华,如此寂寥。

      70、难道不能在名缰利锁中做一名脱巾独步的逸士,在仓皇岁月中扬鞭,做一个誓死无悔的轻骑。等到老来,且让我沉剑埋名,独与绿杉野屋惺惺相看。

      71、旦夕之间,情知对于生命的千般流转,尽须付与无尽的忍爱,深情即是一桩悲剧必得以死来句读,你真是一个令人欢喜的人,你的杯不应该为我而空。

      72、想人想的厉害的时候,也是淡淡的。像饿了许多日的人闻到炊烟,但知道不是自家的。

      73、有时候我们抱怨世界愈来愈丑了,现代文明的噪音太多了;其实在一滩浊流之中,何尝没有一潭清泉?在机器声交织的音图里,也有所谓的“天籁”。我们只是太忙罢了,忙得与美的事物擦身而过都不知不觉。

      74、过去,是一篇不予置评的狂草步法,我且落款,送给逝水;未来的空白会行走成什么?谁也不敢预料。也许是断简残帙,也许是惊世之作,也许是不知作者为谁的一段开场白。也许是无字天书。

      75、总有一些温馨的东西,随着生活的潮涨不知不觉地遗落于我孤单的沙岸,像一篇呆板的公文里突然冒出的美丽句子,那样令人惊讶,令人有浅浅的喜悦。

      76、我们对记忆了解多少?自己的、他人的,以及自己与他人之间相互增删、蓄意霸占或秘密窥伺的记忆内容。我相信那是终年叆叇的云梦大泽,看起来像风景明信片般 简单明了,当你试图跨越,却发现渺茫无边,而你贫穷得连半截浮木都没有。那么,我们终日在嘴边不断复述、宣扬的那套记忆,可能是基于自我防卫而自动删改、 润饰过的,像风和日丽的景致,就算有瑕疵,也是小风小雨。我们躲在里面过日子,假装很幸福,久了,也变成真的。

      77、树林传来揉叶子的声音,那是秋天的手指。阳光把墙壁刷暖和了,夜将它吹凉。

      78、还是曾经过于绚烂的年华在抵挡不住一些风霜雨露之后,所有的华采都灭了,她仍旧回到年华之前那一个素朴的女身,只是回不去当初了无鸿爪的雪地。譬如水吧,无论何等惊涛怒浪的行旅,水还是水,但源起时的清澈,在阳光之下泛出温暖的白烟,如今染了尘意,且冷得毫无血色了。

      79、昂首,问候天空,伸指弹去满天尘埃,扯云朵拭亮太阳。从今起,这万里长空将是我镶着太阳的湛蓝桂冠。

      80、没有狂歌当哭的勇气,却在倒地时明心见性,瞥见万里风沙之上,有人沉腕拨镫,疾书一行字:“相忘于江湖”。

      81、才华既是一种恩赐亦是魔咒,常要求以自身为炼炉,于熊熊烈焰中淬砺锋芒。然而锻铸之后,江湖已是破败之江湖,知音不耐久候,流落他方。彼时,才赋反成铐脚镣,遂无罪而一生飘零。

      82、去光荣地受伤,去勇敢地痊愈自己。愿意这样期待我的生命,直到生命的尽头,我愿意是一个伤痕累累的人,殉于对人世的热爱之中,以血泊酹我衷心敬仰过的天地。

      83、原谅我把冷寂的清官朝服剪成合身的寻日布衣,把你的一品丝绣裁成放心事的暗袋,你娴熟的三行连韵与商簌体,到我的手上变成缝缝补补的百衲图,安静些,三月的鬼雨,我要倾箱倒箧,再裂一条无汗则拭泪的巾帕。

      84、我 常想,人生在世,种种浓淡、轻重的情感皆须经历时间火燎方能证成金刚不坏。朋友如此,夫妻如此,血缘至亲亦是。当情愫萌生之时,谁不是一朵心花怒放,其欣 喜之状,仿佛挡得住任何一场暴风雨。然而,当这情感灰飞烟灭,其愤懑之心,又恨不得将世界一手捏碎。人生这门功课,说穿容易,看透难,是以,人人一身纠 缠。

      85、有些世事、人物,就算近在咫尺,缘分未到,也是天涯。

      86、在我心目中,你一直是个尊贵的灵魂,为我所景仰。认识你愈久,愈觉得你是我人生行路中一处清喜的水泽。

      87、我深知,情会淡爱会薄,但作为一个坦荡的人,通过情枷爱锁的鞭笞之后,所成全的道义,将是生命里最昂贵的碧血。

      88、人缠不过自己的性格,常常在万籁俱寂的时刻,以刀铤与自己短兵相接。

      89、行路不难,难在于应对进退而不是其中;难在于婉转人迹而犹有自己的字里行间;难在于往前铸足之时,还能回头自我眉批;难在于路途段穷之际,犹能端庄句点,朝天一跃,另起一段。行路颇难。

      90、旧与新,往昔与现在,并不是敌对状态,它们在时光行程中互相辨认,以美为最后依归。

      91、不曾歇息的情涛,总难免落得一身萧条。

      92、我太清楚存在于我们之间的困难,遂不敢有所等待,几次想忘于世,总在山穷水尽处又悄然相见,算来即是一种不舍。

      93、在浮夸的末世荒城里,我像一只伤感的鹰,停栖在暗夜的一棵枯木上,眺望远处、梳理记忆,搜寻那些在航飞过程中令我眼角微湿的故事。总要找出一两件事、一两个人,带着它们跨过世纪门槛,提灯一样,才能在新世纪里安顿。

      94、我们积极相聚也毫不挣扎地品尝舍离,遂把所能拥有的辰光化成分分秒秒的惊叹。

      95、你 和我都是秉承着宇宙之无限爱的生命。虽然你是花,我是人,但在那无限之爱的面前,你我都是需要爱才得以滋长的生命。所以,我一直知道,知道你和我一样地热 爱生命。你努力地挣出枝头,愉快地开放,不就是为了感谢那无限之爱的赋予?有时候,我很感动,也很惭愧。感动的是,你对生命的执着与热爱;惭愧的是,我时 常因许多浮浅的干扰而忘却了去踏实地成长与肯定。我不如你的专心,你的耐性。我时常拿你来舒服自己的视觉,而忘了去思索你最深切的内涵,以及无数次你对我 的提醒。我曾经惋惜于你生命之短暂,却忘了你的一季就等于我的一生。

      96、人的心中是否也有两个相对的天空,一个是艳阳高挂的白昼——我们能够看清楚对方的一颦一笑,听到他的声音里蓄着的是喜是悲。我们能无误地辨认哪一张脸该配哪一个名字,我们知道谁是谁。如果对方把另一个天空翻转在我们面前,那么一切的存在都将变成不存在,除了黑暗还是黑暗。

      97、最难的是,在困苦流离之中仍保有宽容平静的微笑;最珍惜的是,在披风带雨的行程中,还能以笠护人。若有这么干干净净的人,便是初发心菩萨。

      98、我的爱情是一部水经,从发源的泉眼开始已然注定了流逝与消逝,因而奔流途中所遇到的惊喜之漩涡与悲哀的暗礁都是不得不的心愿。

      99、请相信,我尊敬你的选择,你也要心领神会,我的固执不是因为对你任何一桩现实的责难,而是对自己个我生命忠贞不二的守信。你甚美丽,你一向甚我美丽。

      100、无须更多言语,我必与你相忘于江湖,以沧桑为饮,年华果腹,岁月做衣锦华服,于百转千回后,悄然转身,然后,离去。

      人物资料

      简媜,台湾女作家。 1961年生于台湾宜兰县冬山河畔,台大中文系毕业,曾获吴鲁芹散文奖、时报文学奖等。是《台湾文学经典》最年轻的入选者,也是台湾文坛最无争议的实力派女作家。著有散文集《红婴仔》《水问》《只缘身在此山中》《月娘照眠床》《私房书》《下午茶》《梦游书》《胭脂盆地》《女儿红》《顽童小番茄》等十余种。她的作品不依赖绚丽的外表和各种包装,实实在在地靠着自己的文学才华及对生活的热爱,在台湾文坛创造了一系列不容置疑的文学成就。

    1. <th id="mz1na"><pre id="mz1na"><dl id="mz1na"></dl></pre></th>

      <rp id="mz1na"><acronym id="mz1na"></acronym></rp>
    2. <tbody id="mz1na"></tbody>

        <em id="mz1na"><object id="mz1na"></object></em>
        3分快33分快3网址 石河子 | 浙江杭州 | 金坛 | 惠东 | 来宾 | 汕尾 | 淄博 | 包头 | 五家渠 | 仙桃 | 三亚 | 海东 | 乌兰察布 | 陇南 | 绵阳 | 沭阳 | 山南 | 曲靖 | 沭阳 | 枣庄 | 吉林 | 驻马店 | 雅安 | 临海 | 攀枝花 | 甘肃兰州 | 本溪 | 果洛 | 东台 | 濮阳 | 大兴安岭 | 黔西南 | 沧州 | 诸暨 | 大兴安岭 | 吕梁 | 沛县 | 苍南 | 宿迁 | 乐清 | 邯郸 | 鹰潭 | 台山 | 库尔勒 | 宜春 | 周口 | 厦门 | 黄冈 | 南通 | 遂宁 | 大连 | 贵港 | 乌兰察布 | 钦州 | 南充 | 澳门澳门 | 石狮 | 德阳 | 清徐 | 湖州 | 岳阳 | 定州 | 抚顺 | 公主岭 | 临汾 | 广安 | 忻州 | 泗阳 | 惠州 | 库尔勒 | 阿拉善盟 | 桐乡 | 石狮 | 铜仁 | 五指山 | 陕西西安 | 恩施 | 雅安 | 仁寿 | 大庆 | 寿光 | 和县 | 鄂州 | 雅安 | 晋中 | 台南 | 云浮 | 盐城 | 山东青岛 | 诸暨 | 长葛 | 漳州 | 大同 | 馆陶 | 茂名 | 大兴安岭 | 馆陶 | 临沂 | 大庆 | 吉林长春 | 桓台 | 垦利 | 邳州 | 随州 | 黔南 | 海拉尔 | 兴安盟 | 阿里 | 五家渠 | 鞍山 | 三沙 | 涿州 | 和县 | 大理 | 澄迈 | 鸡西 | 芜湖 | 陕西西安 | 南阳 | 曹县 | 黄山 | 乐清 | 广西南宁 | 保山 | 仁寿 | 海东 | 溧阳 | 咸宁 | 万宁 | 廊坊 | 开封 | 杞县 | 枣阳 | 白城 | 库尔勒 | 运城 | 曹县 | 新乡 | 武夷山 | 琼海 | 临夏 | 海西 | 凉山 | 宿迁 | 三门峡 | 澳门澳门 | 乐清 | 仁怀 | 遵义 | 邹平 | 六安 | 通化 | 莆田 | 保定 | 澳门澳门 | 双鸭山 | 湖北武汉 | 海丰 | 曲靖 | 怒江 | 定州 | 神农架 | 南充 | 达州 | 安吉 | 泉州 | 张家口 | 吉林长春 | 湘西 | 淮北 | 启东 | 西藏拉萨 | 保定 | 唐山 | 舟山 | 白山 | 保定 | 屯昌 | 潜江 | 庄河 | 海西 | 德清 | 吴忠 | 淮北 | 淮南 | 新沂 | 阳春 | 台南 | 山南 | 平潭 | 通辽 | 遂宁 | 湘潭 | 伊犁 | 宁国 | 广州 | 潜江 | 南京 | 任丘 | 呼伦贝尔 | 广西南宁 | 偃师 | 禹州 | 图木舒克 | 临猗 | 黔西南 | 洛阳 | 启东 | 遵义 | 武安 | 松原 | 乐清 | 九江 | 黄山 | 泗洪 | 醴陵 | 汝州 | 偃师 | 厦门 | 温州 | 莱州 | 昌都 | 辽源 | 开封 | 昌吉 | 济南 | 河北石家庄 | 咸宁 | 毕节 | 辽阳 | 德宏 | 青海西宁 | 衢州 | 新泰 | 万宁 | 北海 | 济南 | 达州 | 南阳 | 台山 | 赤峰 | 九江 | 灌南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温岭 | 南京 | 靖江 | 枣阳 | 赤峰 | 临沧 | 高密 | 嘉峪关 | 陵水 | 清远 | 绵阳 | 肇庆 | 曲靖 | 汕尾 | 简阳 | 溧阳 | 沧州 | 北海 | 六盘水 | 建湖 | 天水 | 天长 | 防城港 | 顺德 | 上饶 | 信阳 | 东营 | 昭通 | 池州 | 垦利 | 葫芦岛 | 秦皇岛 | 东莞 | 明港 | 三亚 | 云南昆明 | 铜陵 | 乌海 | 阜新 | 定西 | 晋中 | 忻州 | 山南 | 迁安市 | 图木舒克 | 西双版纳 | 盘锦 | 海南 | 湖南长沙 | 廊坊 | 靖江 | 铜陵 | 德清 | 亳州 | 仁寿 | 南阳 | 新泰 | 佳木斯 | 神木 | 孝感 | 衡水 | 西双版纳 | 五家渠 | 泸州 | 宜宾 | 延安 | 石嘴山 | 亳州 | 公主岭 | 象山 | 广汉 | 明港 | 常德 | 乳山 | 昌吉 | 朝阳 | 阜新 | 阳泉 | 南通 | 黄石 | 吉安 | 蚌埠 | 临海 | 正定 | 宝鸡 | 巴中 | 安庆 | 咸阳 | 阿克苏 | 萍乡 | 巴音郭楞 | 黔南 | 商丘 | 安吉 | 龙口 | 白城 | 庆阳 | 玉林 | 日喀则 | 馆陶 | 甘南 | 赵县 | 巢湖 | 泰州 | 邢台 | 中卫 | 泸州 | 乌兰察布 | 醴陵 | 吕梁 | 义乌 | 连云港 | 台湾台湾 | 万宁 | 郴州 | 海北 | 仁寿 | 铜陵 | 揭阳 | 宜昌 | 和县 | 嘉峪关 | 台湾台湾 | 锡林郭勒 | 阿拉尔 | 长兴 | 和田 | 博罗 | 乳山 | 曲靖 | 定西 | 张家界 | 十堰 | 兴安盟 | 上饶 | 曲靖 | 南平 | 榆林 | 玉树 | 防城港 | 蚌埠 | 湖南长沙 | 云浮 | 钦州 | 池州 | 启东 | 昌吉 | 德阳 | 临猗 | 德宏 | 兴安盟 | 大兴安岭 | 延安 | 广安 | 汝州 | 黔南 | 衡水 | 大兴安岭 | 渭南 | 山西太原 | 随州 | 吉林 | 大连 | 内江 | 馆陶 | 丽水 | 苍南 | 阜阳 | 迪庆 | 昌吉 | 平凉 | 秦皇岛 | 张北 | 瑞安 | 珠海 | 湖南长沙 | 汕尾 | 仁怀 | 德州 | 岳阳 | 乐清 | 涿州 | 包头 | 湖北武汉 | 云南昆明 | 贵州贵阳 | 阳春 | 莆田 | 百色 | 遵义 | 七台河 | 陕西西安 | 镇江 | 乌海 | 台北 | 开封 | 邢台 | 慈溪 | 蓬莱 | 汕头 | 襄阳 | 娄底 | 安徽合肥 | 日喀则 | 白山 | 邯郸 | 永州 | 庄河 | 宣城 | 江门 | 三亚 | 沭阳 | 怀化 | 陕西西安 | 大庆 | 晋江 | 长垣 | 鸡西 | 阜新 | 五家渠 | 朔州 | 林芝 | 昌吉 | 五家渠 | 池州 | 邳州 | 临沧 | 姜堰 | 黄石 | 黔西南 | 宁波 | 河源 | 屯昌 | 塔城 | 上饶 | 海安 | 泰兴 | 佛山 | 滨州 | 江苏苏州 | 巴音郭楞 | 聊城 | 建湖 | 石河子 | 邹平 | 南通 | 商洛 | 昭通 | 大丰 | 承德 | 绥化 | 岳阳 | 四川成都 | 黄山 | 灵宝 | 哈密 | 湘潭 | 渭南 | 汕尾 | 鹤壁 | 晋城 | 宁波 | 咸阳 | 浙江杭州 | 铜仁 | 文昌 | 巴音郭楞 | 东方 | 招远 | 益阳 | 鄂州 | 临夏 | 商丘 | 通化 | 浙江杭州 | 香港香港 | 南平 | 苍南 | 松原 | 克拉玛依 | 石嘴山 | 新乡 | 洛阳 | 海门 | 偃师 | 衢州 | 陵水 | 运城 | 濮阳 | 海丰 | 云浮 | 运城 | 潍坊 | 珠海 | 郴州 | 牡丹江 | 如皋 | 公主岭 | 乌兰察布 | 乐清 | 金坛 | 枣庄 | 湘潭 | 邹城 | 屯昌 | 潍坊 | 湖南长沙 | 大理 | 明港 | 武安 | 果洛 | 库尔勒 | 昌都 | 伊犁 | 阳春 | 广西南宁 | 许昌 | 百色 | 琼中 | 济南 | 阿坝 | 怀化 | 延安 | 宁波 | 丹阳 | 迪庆 | 六盘水 | 周口 | 达州 | 明港 | 长治 | 桂林 | 石狮 | 宁德 | 浙江杭州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朔州 | 承德 | 广西南宁 | 宿迁 | 贺州 | 晋中 | 桂林 | 平凉 | 鄂州 | 那曲 | 沛县 | 和县 | 江西南昌 | 定州 | 济南 | 曲靖 | 楚雄 | 吴忠 | 陇南 | 忻州 | 鹤岗 | 崇左 | 塔城 | 临沧 | 十堰 | 营口 | 常州 | 梧州 | 神农架 | 常德 | 德阳 | 昭通 | 曲靖 | 韶关 | 商洛 | 丽水 | 铜陵 | 海西 | 明港 | 汉川 | 广元 | 荆州 | 十堰 | 中山 | 邹平 | 江西南昌 | 忻州 | 吕梁 | 灌云 | 扬州 | 海宁 | 衡阳 | 澳门澳门 | 汕尾 | 朔州 | 白山 | 株洲 | 海南海口 | 鄢陵 | 克拉玛依 | 赣州 | 盘锦 | 玉溪 | 海丰 | 肇庆 | 晋中 | 普洱 | 宜春 | 承德 | 澳门澳门 | 宿州 | 吉林 | 威海 | 天长 | 海西 | 台中 | 万宁 | 三沙 | 定州 | 汕头 | 山南 | 宁德 | 鸡西 | 贵州贵阳 | 图木舒克 | 黔东南 | 瑞安 | 石嘴山 | 锦州 | 垦利 | 绥化 | 浙江杭州 | 洛阳 | 海安 | 平潭 | 滨州 | 鸡西 | 克拉玛依 | 万宁 | 庄河 | 江西南昌 | 铁岭 | 铜仁 | 大庆 | 巴彦淖尔市 | 张家界 | 芜湖 | 凉山 | 三亚 | 淮北 | 辽阳 | 长治 | 新沂 | 永康 | 大丰 | 汕尾 | 巴彦淖尔市 | 安康 | 湛江 | 鸡西 | 临沂 | 简阳 | 襄阳 | 荆门 | 青州 | 新泰 | 甘南 | 佳木斯 | 白沙 | 海北 | 宜春 | 燕郊 | 阿拉善盟 | 黔东南 | 新泰 | 诸城 | 湘潭 | 渭南 | 张掖 | 九江 | 南充 | 毕节 | 晋城 | 怀化 | 汉川 | 日土 | 淮北 | 凉山 | 神木 | 余姚 | 黄冈 | 福建福州 | 湖州 | 张家界 | 邵阳 | 如东 | 汝州 | 南阳 | 东营 | 洛阳 | 徐州 | 黄山 | 丹东 | 海丰 | 运城 | 燕郊 | 芜湖 | 徐州 | 九江 | 台山 | 舟山 | 景德镇 | 塔城 | 贵州贵阳 | 新疆乌鲁木齐 | 沧州 | 黔西南 | 克拉玛依 | 神农架 | 东阳 | 仁怀 | 福建福州 | 中山 | 襄阳 | 溧阳 | 巴中 | 万宁 | 灌云 | 宣城 | 德州 | 沧州 | 本溪 | 临海 | 伊春 | 瓦房店 | 株洲 | 四川成都 | 改则 | 莒县 | 库尔勒 | 株洲 | 贵港 | 赵县 | 牡丹江 | 汉川 | 运城 | 正定 | 巴中 | 大庆 | 济南 | 运城 | 青州 | 辽源 | 澳门澳门 | 佛山 | 东方 | 绍兴 | 宁波 | 大庆 | 中山 | 咸阳 | 德州 | 石狮 | 宁德 | 海西 | 赣州 | 亳州 | 廊坊 | 湘潭 | 滨州 | 晋城 | 乐山 | 宁德 | 曹县 | 毕节 | 三明 | 营口 | 衡阳 | 惠州 | 潍坊 | 淄博 | 通化 | 周口 | 东方 | 兴安盟 | 鄂州 | 仁怀 | 江苏苏州 | 安顺 | 陇南 | 林芝 | 澳门澳门 | 玉林 | 湛江 | 廊坊 | 汕尾 | 遂宁 | 赵县 | 德清 | 商洛 | 忻州 | 江苏苏州 | 安岳 | 辽阳 | 海南 | 义乌 | 安康 | 泗洪 | 淮安 | 海丰 | 常州 | 垦利 | 文昌 | 莒县 | 铜仁 | 阳春 | 邢台 | 海拉尔 | 忻州 | 神木 | 汕尾 | 海南 | 枣阳 | 庆阳 | 金坛 | 高密 | 松原 | 扬州 | 广汉 | 三门峡 | 洛阳 | 桐城 | 大兴安岭 | 信阳 | 泰州 | 通辽 | 鹤岗 | 日喀则 | 菏泽 | 枣阳 | 山东青岛 | 乌海 | 赤峰 | 安吉 | 枣阳 | 黔西南 | 济南 | 海门 | 盘锦 | 海丰 | 定安 | 乌海 | 安阳 | 乌海 | 大连 | 汉中 | 阜阳 | 无锡 | 台州 | 黔南 | 鄢陵 | 馆陶 | 广元 | 金华 | 清徐 | 金昌 | 五家渠 | 东阳 | 舟山 | 巴彦淖尔市 | 玉环 | 朝阳 | 天长 | 许昌 | 文山 | 泸州 | 吕梁 | 普洱 | 广汉 | 任丘 | 三河 | 青海西宁 | 绵阳 | 昌吉 | 湖南长沙 | 鄂尔多斯 | 金坛 | 库尔勒 | 六盘水 | 辽宁沈阳 | 阿里 | 南阳 | 台中 | 建湖 | 自贡 | 昌都 | 如皋 | 鹤岗 | 保定 | 滨州 | 鸡西 | 阜阳 | 甘南 | 廊坊 | 吉林 | 荣成 | 崇左 | 长兴 | 赣州 | 新疆乌鲁木齐 | 台北 | 池州 | 益阳 | 武安 | 鄂州 | 安岳 | 甘肃兰州 | 广安 | 龙岩 | 百色 | 南阳 | 宿州 | 灵宝 | 楚雄 | 新疆乌鲁木齐 | 霍邱 | 晋城 | 达州 | 诸城 | 黄南 | 鹰潭 | 巢湖 | 辽宁沈阳 | 凉山 | 甘肃兰州 | 辽源 | 池州 | 莆田 | 郴州 | 简阳 | 灌南 | 临沂 | 平顶山 | 驻马店 | 汉川 | 三明 | 鹤岗 | 宣城 | 廊坊 | 宣城 | 沧州 | 辽宁沈阳 | 海西 | 台山 | 黔南 | 济南 | 阜新 | 安岳 | 洛阳 | 乳山 | 那曲 | 云南昆明 | 如东 | 东海 | 江苏苏州 | 澄迈 | 塔城 | 安顺 | 台山 | 辽阳 | 东阳 | 安阳 | 庄河 | 遂宁 | 阿里 | 凉山 | 汝州 | 博罗 | 阳泉 | 昭通 | 宿州 | 六安 | 株洲 | 廊坊 | 江苏苏州 | 汕尾 | 安阳 | 宁国 | 四平 | 铜川 | 达州 | 阿克苏 | 黔南 | 沛县 | 保亭 | 大丰 | 和县 | 永康 | 玉林 | 凉山 | 灌南 | 龙口 | 德州 | 长兴 | 泰州 | 桓台 | 慈溪 | 遵义 | 肥城 | 文山 | 三明 | 鹰潭 | 淄博 | 东阳 | 亳州 | 哈密 | 林芝 | 黔西南 | 昌吉 | 来宾 | 随州 | 临汾 | 大庆 | 河源 | 宁德 | 长兴 | 湘西 | 保定 | 郴州 | 梅州 | 龙口 | 三河 | 寿光 | 新沂 | 遵义 | 汉中 | 白山 | 绵阳 | 湖北武汉 | 襄阳 |